悲欣交集

气愤!怎么会有这种人!!!

江小蓠:

男妻这个事,搞的tag十分乱套,发言的表态的够多了我就一直没说话默默更文,但是刚才在群里看到有人转发出来的,男妻粉的这种发言,我真的忍不住了
男妻是不是抄袭咱先不说,9012年了,为什么我还能看到这么三观炸裂的发言?????洗地不是这么洗的吧旁友???这读者都是什么奇葩玩意儿????

【巍面】赔偿 上

坚决抵制抄袭,心疼小号。


屯文小号:



*我,一个卑微的过气写手,实名求热度




————————————————————




    五年多没见了吧,夜尊俯下身,手撑在沈巍的枕边,看着这张和他生的一模一样的脸,却是与他完全不同的气质清朗,曾经他以为他的哥哥会永远如皎皎明月一般高不可攀,却想不到这清冷入骨的月光也有追着他走的一天。








    他伸手刮了刮沈巍垂下来纤长的眼睫毛,看着他眼睛敏感地动了动,轻笑道:"大人,醒了就别装了。"








    话刚落音,沈巍果然睁开了眼,眼神清醒得很,显然是早就醒来了,他倒是一点也没有装睡被拆穿后的尴尬,反而直直地看着夜尊,表情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似的,良久才道:"昨天你叫我哥哥了。"








    "噗,我还叫过老公呢?可惜大人好像不是很喜欢。"夜尊脸上还带着笑,凑过去亲了他一口,又道:"以前在床上,大人一向不喜欢我出声的,怎么现在开始喜欢在那种时候要我喊哥哥了?"








    多年不见,别的没变,倒是床上的习惯变了很多,他只是觉得新奇,却没想到,不过几句没心没肺的调戏,竟会让沈巍这种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人蓦地红了眼眶。








    夜尊心情骤然沉重,眼里的光暗淡下来,原以为他来找他是因为想通了,原来还是没有吗?








    "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让你很难过吗?"








    这么无法接受,偏偏又忍不住要来找他,夜尊有点心疼了,他怎么把这个人害得这样可怜……








    他温柔地抚着沈巍发红的眼眶,任由他把自己紧紧地抱进怀里,恍惚中,想起他们之间第一次发生关系。








    那是在沈巍带他回家后的第二个年头,那时候的他,几乎快被他和沈巍之间越发冷淡的气氛给逼疯了。








    大战结束的时候,他错以为沈巍带他回家,向他伸出那只手,能把他从暗不见底的永夜里拉出来,他们还像从前一样,相依为命亲密无间,却不曾想过,时光荏苒,他的哥哥早不是当初那个只在意他一个人的哥哥了,他有他的朋友,他的责任,他的生活圈子,而他虽然住进了他的家里,却始终站在了那个圈子外面,格格不入。








    他就这样混混沌沌地过了整整一年,最后终于绝望地意识到,所谓带他回家,不过是让他从一个没有光的牢笼,换到了另一个冷冰冰的牢笼,他分明如愿以偿回到了沈巍的身边,却随着时间的推移,离他越来越远,没有了无尽的恨,就发现,他们之间那点兄弟情分,原来早就消失殆尽了。








    沈巍用了一点点希望,平息了他万年的恨,他又怎么可能平静地接受,他们之间最后是这样的结局?他想要留住这个人,想的疯了,不顾人伦不择手段,沈巍虽待他不复儿时亲密,却也尽了做哥哥的责任,并不像别人那样防备他,甚至一些无伤大雅的小要求,也从不拒绝,那时候他不知道,这样的温柔,其实已经足够难得。








    第一次,带着催情效果的酒入喉,他自己也喝了,两个人神志不清地滚上了床,被身体本能所支配,翻云覆雨忘乎所以,关于那一晚的记忆,他只记得被沈巍压着不甚温柔地破身时的痛,被他进入填满,与他紧紧相贴时久违的满足,还有第二日醒来,他难以置信的眼神。








    沈巍没有怀疑他,他根本无法想象他的弟弟心底藏了什么样晦暗扭曲的心思,他只觉得这一切太过荒唐,他无法接受。








    "对不起。"只得这一句,反反复复地呢喃着。








    "哥哥。"夜尊扶着腰从床上坐起来,被子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到了腰间,布满了吻痕的身子映入眼中,沈巍立刻转移开视线,耳朵却通红着。








    夜尊则怔怔地看着沈巍在听见他叫了一声哥哥后,浑身一震,然后握紧了身侧的拳头。








    几乎是在那个瞬间,他就后悔了。








    他压下了心里翻涌不止的苦涩,哑着声音补救道:"大人,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吗?"








    沈巍沉默许久,最终应了一句:"好。"








    于是从那以后,夜尊再也没喊过他哥哥。








    日子不尴不尬地过着,许是出于内疚,沈巍总算肯多分一些关注给这个被他糊里糊涂欺负了个彻底的弟弟,夜尊也不知道,这样的改变,究竟是失去的多还是得到的多,只是这世上唯独没有后悔药吃,已经做了的事情,悔也晚了。








    本以为他们之间,以后就是如此了,可到底发生过了那种关系,最初的尴尬过去,晚上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时,难免气氛变得暧昧,空气总是莫名地粘稠起来,手指不经意的接触都好像带了电一般仿佛要擦出火花来,记忆里销魂蚀骨的滋味总在这时重新被翻了出来,无法忽略,这样次数多了,两个人心里都有些蠢蠢欲动。








    他们的第二次,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下,记不得是谁先主动了,等两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沙发上亲得难分难解,衣衫半褪地滚做了一团,两个人都起了反应,这样的情况是箭在弦上,想停都停不下来了。








    这一次两个人都很清醒,沈巍极尽温柔的对待甚至让他产生了被他爱着的错觉,如果不是他意乱情迷之际失口喊了半个哥字时,沈巍突然僵住的身体,他差一点就把那种错觉当真了。








    他识趣地及时住了嘴,沈巍也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两人很快就重新回到翻滚的情欲中沉沦。








    而自那以后,两人滚上床的次数就多了起来。








    夜尊也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去梳理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再不会在床笫之间喊他哥哥或是大人,他知道沈巍都不愿意听,每当他实在忍不住想叫叫他,也只敢老公啊宝贝地乱喊一通,把沈巍喊得面红耳赤,最后用一个吻来堵他的嘴。








    他们不像兄弟,却也不是情人,若真要找一个词来形容,大概就是床伴关系,唯一不同的是,每次意乱情迷和他做完,沈巍都会陷入沉重的自我厌恶情绪中,他知道沈巍为他们的关系感到痛苦,他得昆仑君教诲,看重天理人伦,又本就自卑于污秽的出生,偏做出与自己亲弟弟苟且的事来,且还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夜尊只能看着他一日胜过一日地沉默下来,本以为,沈巍总有一天会想通的,却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他性子里的执着。








    深埋在心的矛盾,总有爆发出的一天,只是夜尊没想到,会严重到这个程度。








    那不过是一次普通危险程度的任务,沈巍为了护着赵云澜受了伤倒也罢了,只是赵云澜把人送回来的时候,却和他说,沈巍的伤已经自愈得差不多了,只是人却无论如何也醒不过来,看看他作为双生兄弟,有没有办法。








    那个瞬间,夜尊像是被兜头浇下一盆冷水,彻底地清醒了,沈巍为什么一陷入沉睡,就再不肯醒来,不就是因为他这个心结吗?








    他扯着嘴角笑了笑,说他有办法,让赵云澜放心,把人送了出去,然后才走到沈巍的床边,靠着床沿坐下,他拉着沈巍的手,用黑能量给他检查了一遍,确定他的身体确实没有问题,那就只能是自己不愿意醒来了。








    "对不起,让你痛苦到了这个地步。"夜尊神情都有些恍惚,他把当初故意给他喝催情酒的事同他说了,他知道沈巍现在其实听得见他说话的,"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醒来吧,我……"








    夜尊顿了顿才接着道:"……我放过你了。"








    这是五年前他对沈巍说的最后一句话,他甚至没有等沈巍醒来,因为他知道他一定会醒,所以干脆利落地带着这个家所有属于他的东西和生活痕迹一起消失了。








    想起这些年,沈巍抱着怀里的人,颇有些委屈地道:"我找了你好久。"








    








    















一瞬好长

感谢uu @握瑾怀瑜uu 的点梗和改文,帮我完成了我的第一篇文章。

祝大家新年快乐


谢南翔×谢宇航


“谢医生,又有你的追随者送花来了”新来的小护士偷偷抬眼看向正在小心擦拭相框的谢南翔,相框里的男人笑得如沐春风。


“我说过很多次了,替我回了她们,我有爱人”


今年谢宇航离开他的第三年。


谢南翔与谢宇航的相识颇具戏剧性,那是个下午,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边,丝丝微风拂面,谢南翔恰巧没带手机,无奈之下拦住了路边的谢宇航想要借手机,贵公子从小没这么窘迫过,求人的反倒是气势汹汹,结果被人当成抢劫的结结实实打了一顿。不过,虽受了些皮肉之苦倒也值了,毕竟认识了个唇红齿白的大美人。


谢南翔其人,虽是富二代,却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坏习惯。唯一的爱好就是美人,仅限欣赏。当然,能入他眼的少之又少。谢宇航偏巧就是各种翘楚。这不,下定决心要和美人做朋友的谢南翔隔三差五就往谢宇航跟前凑。


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朋友。彼时,谢南翔是心内科刚刚打出名头的医生,心软,但嘴巴厉害得很,怼起人来刺挠得很,谢宇航嘴笨,也曾无数次被他噎得半个字也说不出,但他性子温和,从不和孩子气的男人计较,每回都是笑着安抚。


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两个人在谢南翔生日的时候在一起了,像平常的恋人一样,每晚在万家灯火阑珊下相拥入眠,在纷纷大雪下共饮一杯热可可。


谢南翔平日里都是嘻嘻哈哈,难得有严肃的时候,所以他一皱眉,谢宇航整颗心都被揪起来,撕扯着发紧。


“南翔,这是……”


“唉,供体心脏又没了,排了两年了”


“别难过,你已经尽力了,你是医生,不是神”谢宇航将谢南翔拥入怀中,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也不是,当医生久了,见惯了生离死别,就不会那么难过了,只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明明有救,但是因为观念的原因而无法得救,这种感觉不好受。”谢宇航闻言垂下眸子,目光闪烁了几下,暗自握紧了拳。


几天后,“南翔,你有时间么?回来做个见证吧”


“怎么了,什么见证?”


“过来就知道了”回到家,谢南翔看到桌上的器官捐献申请表沉默半晌,出口的话嘶哑难辨“你决定了?”


“当然,你的决定我都要参与的”那人一双好看得过分的眼睛直直望着他,一如湛蓝色的汪洋大海。


老天爷总是妒忌那些幸福的人,忍不住伸出利爪将平静的生活搅得支离破碎。谢宇航病了,从最开始的流感到肺炎,整个人咳得停不下来,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西药,中药,都试过了,药石罔医,病痛就像是在他身体里扎了根,顽强生长。短短几日,急得年轻的医生生了白发。


“对不起,都怪我”


“怪你什么呢,是我自己生病的,发展成肺炎我也没想到”病床上的人乖乖地捧着热水,毫不犹豫地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可神明听不见谢南翔的祈愿,谢宇航的病情急转直下,好好的一个人,看着就不行了。他甚至……没来得及和他告别。


“不是肺炎么,怎么……怎么就发展成脑死亡了,那么小的概率!”谢南翔眼眶通红,脖子上青筋突突地条,双手紧紧扣住主治医师的肩,不,阿航还那么年轻,不会的,不会的……


“小谢!你冷静点,都是医生,你该懂的!这些事谁都说不准,咱们做好了该做的,生死之事,由天不由人,看开点吧。”谢南翔是他从进医院起就瞧着成长的孩子,看着他这样,鼻子也是泛酸。


看开点,这些话都是说给别人听的,能做到的,有几个?有几个爱人在眼前毫无生气,靠着呼吸机维持生命,还能无动于衷的。生死面前,人都不只过是蝼蚁。


阿航, 古人诚,不欺我。


死生亦大矣。


谢宇航签了捐献协议,他的心脏将会在另一个陌生人的胸腔里鲜活跳动,替他感受这万千世界。


阿航,别怕,我送你最后一程。谢南翔深吸了一口气进入了手术室,额上冷汗涔涔,握住手术刀的时候,手腕还在不自觉的颤抖,这不是他第一次做心脏移植手术,但是,上面躺的人是他,是万万不能辜负的他。


定了定神,谢南翔小心小心又谨慎的剖开了谢宇航的胸膛取出那颗温热的,仍在跳动的心脏,健康有力的鼓动通过手指的神经末梢传入大脑,鲜红沾湿了橡胶手套,那是他的整个世界。


一生好短,一瞬好长。


后面还有医生在排着,还有器官可以用到,他还要去救人。谢南翔深深地看了眼床上的爱人,和其他医生一起奔去了另一个手术室。


万幸,手术是成功的,谢南翔的心放了下来,将病人转入ICU后,谢南翔便按惯例出了死亡通知书,在医师一栏填下自己的名字,深吸一口气,将泪憋在眼眶里,他不能哭,阿航不想看到。按惯例,死亡通知书是要下给死者直系亲属的,但谢宇航早就是孤身一人,所以,他来接。


郑重地将死亡通知书从左手递到右手,死亡通知书下给自己,谢南翔大抵是第一个。


一个人的日子总是过得快的,几十年也能一眨眼就混过去。


捐献者的照片墙前,年过半百的谢南翔小心翼翼的掏出了日日端详的相片“阿航,我来看你了,爸妈走了三年,走的很安详。你要我好好活着,听爸妈的话,我做到了。你捐献的心脏是我亲自做的手术,那个小姑娘没有家人挺可怜的,我就收养了她。


她的眼睛可像你了,前不久还带了男朋友回来,我看着他们觉得真好。阿航,你说你会在奈何桥上等我的,可不能食言。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托人偷偷把你的照片移到了角落,旁边的位置是我给自己留的,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墓碑上,一如那日下午耀眼。


阿航,手机能再借我一下吗?





欢迎大家来群里:澜巍及其衍生的促进及影响玩耍,群号:480409964